您的位置:主頁 > 文化人物 > 文化交流 >

從“秘密花園”到“山海經”,涂色書風潮能刮

2016-04-11 09:03 新京報 我有話說 字號:TT

  2015年夏天,以《秘密花園》為代表的成人涂色書在中國甫一亮相,便以令人耳目一新的形式和“涂色減壓”的理念,取得驚人銷量,掀起一場“全民涂色”的狂歡。

  而與古埃及金字塔不同,當代的“奇跡”總有一定的保質期。新年以來,涂色書的光環迅速褪色。在亞馬遜中國圖書排行榜上,《秘密花園》由榜首滑落至第555位。類似新書引進與出版的速度和規模有明顯的冷縮。

  在涂色書由熱而冷之際,中國原創的涂色書悄然而生。從去年10月先行的《點染紫禁城》和《異獸》,到即將出版的《中國紋樣》、《傳統圖案任性涂》和《一帶一路畫敦煌》等,不約而同地轉向中國傳統文化尋求靈感與資源,形成“后《秘密花園》時代”涂色書市場的一種小型氣候。

應龍 “應龍處南極,殺蚩尤與夸父,不得復上。故下數旱,旱而為應龍之狀,乃得大雨。”——《山海經》卷十四《大荒東經》  應龍 “應龍處南極,殺蚩尤與夸父,不得復上。故下數旱,旱而為應龍之狀,乃得大雨。”——《山海經》卷十四《大荒東經》

  成人涂色書在中國緣何如此大熱,又為什么很快遇冷?“減壓”之說究竟是否真的成立?中國原創涂色書取徑中國傳統,是出于偶然,還是有內在的動力?

  這些問題的答案,或許藏在這種西方形式與中國結緣的始末。

  狂歡

  與中國讀者“閃婚”

  2015年6月1日,《秘密花園:一本探索奇境的手繪涂色書》由后浪出版公司出版。這本風靡英美和日韓的成人涂色書,在中國圖書市場勢如破竹。6月18日,該書在京東日售2.5萬冊。6月25日,亞馬遜、當當、京東三大網站斷貨。12月10日,亞馬遜中國發布2015年度圖書排行榜,《秘密花園》摘下暢銷圖書榜首桂冠。

  這本共計264字的黑白畫冊,被民間捧為“無字天書”,作者英國插畫家喬漢娜·貝斯福(Johanna Basford)成為國內出版界的“票房明星”,其第二本手繪涂色書《魔法森林》9月出版,即登上素描類圖書銷售排行榜首位。成人涂色書與中國讀者完成了一次“閃婚”。

  熱潮一起,必有跟風。同類書籍在去年下半年涌入市場,包括后浪出版公司乘勝追擊推出的“秘密花園涂繪學院叢書”三十余種和華夏出版社的“涂繪減壓系列”等等。在豆瓣、百度貼吧等網絡社區上,都有專門的“秘密花園”小組,網友們紛紛戲稱買書的行為是一次“入坑”。同時,地鐵口、天橋上和舊書市場里,各種盜版的涂色書隨處可見。從盜版涂色書出現的速度和規模,亦可反推出“蜜月期”國內成年人的涂色“狂歡”景象。

  涂色書的一時暢銷,社交網絡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曬朋友圈、收集微博點贊,讓涂色成為一種具有共享性的行為,而涂色書的購買者也紛紛表示,他們主要是通過在網絡上看到別人的“作品”或者在朋友的推薦下才決定購買的。而他們在涂色過程中,感受到的是“色彩的魔力”、“創造的成就感”與“平靜的狀態”。

  社會心理學專家唐映紅認為“秘密花園們”的走紅與人們對涂色本身的需求和喜好關系不大,首先應該理解為一種互聯網時代具有特異型的傳播現象。在唐映紅看來,涂色書的流行作為一種帶有偶然性的社會現象,不太可能通過人為的設計完成復制。

  雖然涂色書與中國讀者這場“意外的緣分”上演了一場轟轟烈烈的結合,但缺乏穩定和持久的內核。正如唐映紅所說,涂色書大熱這一現象,無法用“涂色”行為本身加以解釋,因為“它和養花、遛狗、發呆一樣,都是一種簡單的休閑娛樂項目,沒有本質上的區別。”涂色書購買者精神需求的跟風性和狹窄化傾向,讓新年以來涂色書市場的溫度下降,不在意料之外。

  冷卻

  “減壓”熱情難以持久

  在《秘密花園》創造銷量奇跡的同時,另一本涂色書《煩了就想畫幾筆》也在國內獲得了其他形式的肯定。由廣西科學技術出版社袁小茶編輯的這本書,獲得2015年國家知識產權局的“外觀設計專利”,雖然相對《秘密花園》而言不算大熱,也賣出了幾十萬冊。

  《煩了就想畫幾筆》以瑞士心理學家榮格的心理涂色療法作為依據,設計出62幅沒有意義的抽象圖形,首次提出了“減壓”的概念,真正開啟了“涂色減壓”席卷世界的熱潮。

  進入中國市場后,“涂繪”與“減壓”也一直捆綁銷售。《秘密花園》以“減壓神器”之名風靡網絡,跟進的出版物如《你與快樂只差上色》和“涂繪減壓系列”等,都直接在書名中把“減壓”標示出來。京東圖書頻道甚至曾將“涂繪/減壓畫”單辟為一種類別。

  “涂色減壓”是否真的與榮格的分析心理學有關?復旦大學心理學教授申荷永不以為然:“榮格心理分析的關鍵,是要面對壓力,學會接受與容納壓力,并與其建立關系,溝通與交流;從而始有機會獲得壓力的轉化,而非簡單的涂色就能真的解決問題。”

  申荷永進一步解釋說:“榮格的曼陀羅是一種‘驚心動魄’的內心體驗,需要大勇氣和大智慧,與東方藏傳佛教是有相關的,如《西藏度亡經》,那更是大修行的結果。我不認為只是去模仿畫榮格的曼陀羅就能獲得‘榮格所畫曼陀羅的效果’——這有‘鄭人學步’之嫌。”

  至于“涂色減壓”能在大眾中流行,申荷永認為,這一方面“說明人們的壓力很大,有減壓的需要”,另一方面,“或許是因為其‘簡單易行’,符合國人‘懶惰’(投機取巧)的心態;與諸多‘心靈雞湯’的流行相類似。”

  針對不少涂色書的讀者表示涂色可以讓自己“平靜”、“專注”而且“涂完心情變好”,申荷永表示:“不管是心理壓力還是引起心理壓力的外在壓力源,都不會通過涂色減少。但若使用者說有效的話,或許是在涂色的過程中,有所調節或放松的作用,或者暫時分散了對壓力的注意力。雖然不同顏色也具有某種程度的‘心理調節’作用,比如藍色或讓人平靜,紅色或讓人興奮,但這些‘效應’的發生需要特定條件,絕非個人涂色就能達成。”

  無論涂色與減壓的真正關系如何,涂色書市場熱度的下降,都說明人們對“減壓”的熱情難以持久。袁小茶也表示,中國涂色書轉打“文化牌”,就是“不想再炒‘減壓’這碗冷飯。”

  轉向

  在涂繪中滲入中國元素

  從“秘密花園”到“山海經”,涂色書風潮能刮多久?

  鸞鳥 “其狀如翟而五采文,見則天下安寧。”——《山海經》卷二《西次二經》  鸞鳥 “其狀如翟而五采文,見則天下安寧。”——《山海經》卷二《西次二經》

  就在涂色書最熱的期間,圖書界也不乏質疑。

  2015年8月,廣州1200bookshop書店以“缺乏人文養分”為由,將大賣之際的《秘密花園》全部下架,并拒絕出售后續出版的一干填色書。這種純粹以形式取勝的圖書新品種,文化深度與精神厚度的缺乏成為其天生的軟肋。

  同年10月,“秘密花園涂繪學院叢書”推出王亞蓉的《中國的美》,在“涂繪減壓”序列中摻入了中國元素。故宮出版社同時出版“點染紫禁城”系列第一本《器用流光》,立足傳統文化推廣而借鑒了涂色書形式。11月,上海古籍出版社的《異獸》出版,以現代筆法手繪《山海經》中的遠古異獸,成為涂色書由“減壓”轉向“傳統文化”之路上一次頗為成功的自覺嘗試。

  到今年春季,以中國傳統文化為依托的原創涂色書將批量面世,包括“點染紫禁城”三部曲,《中國紋樣》、《傳統圖案任性涂》及《一帶一路畫敦煌》等。取徑傳統文化似乎形成一種聚攏的趨勢;而具體到每一本書的制作,又似出于偶然。

  《異獸》的策劃過程,編輯方曉燕歷歷在目。整套圖片是年輕畫家朱雪俊幾年前投稿到出版社的一批手繪黑白線描圖,起初打算用作一套書的封面。“電腦著色的效果出來之后,我們都覺得很出彩,所以策劃涂色書時就想起這批圖來,重新啟用。”

  同樣由上海古籍推出的《中國紋樣》,則源于讀者對1867年英國建筑家歐文·瓊斯的《中國紋樣集錦》的再版呼聲與涂色書熱潮在時間上的偶合。關注歐文原書多年的編輯余璇這才下定決心動手制作。

  袁小茶與敦煌的結緣,更讓她始料未及。《一帶一路畫敦煌》的起因,是“有個陌生人主動給我打電話,說已經聯系好敦煌研究院,想合作出一本敦煌涂色書。”像敦煌研究院這樣“高大上”的機構,袁小茶之前是沒有想到能與其合作的,可正巧趕上研究院新上任一位開明的“理工男”院長,使這本書的出版成為可能。

  而對于這些描繪傳統文化的涂色書,如何選擇和設計圖案,成為涂色書“匠人”們精雕細琢的重心。

  比如,敦煌壁畫眾多,選取與提取都相當不易。斟酌選定“飛天”、“金剛金殘卷”等既有吸引力、親和力,又適于涂色的圖案后,還面臨著大量斷線的修復和圖片的審核。雖然可以使用新技術從壁畫中直接提取原始線條,但《一帶一路畫敦煌》制作過程的艱辛也讓袁小茶“累得要哭了”。但她相信,通過與文化熱點結合和精品化的制作,涂色書最終會在國內發展為一個穩定的紙質圖書種類。在這本書最終的呈現上,秉承“左手是文化,右手是傳承”的理念,每幅圖設計兩頁,左手頁給壁畫原圖,右手頁則對照局部線描稿,向讀者解釋花兩個小時畫一幅“飛天”價值何在。

  無獨有偶,上海古籍即將出版的《傳統圖案任性涂》,同樣“加了極簡單的文案,提示圖案的文化含義。比如,唐代三彩器寶相花圖案,會提示傳統唐三彩以黃、白、綠三色為主。色彩間需營造出互相浸潤、斑駁淋漓的效果,方得三彩之神。”編輯方曉燕希望,“這是個加分項。”

  方曉燕發現:“傳統圖案中真正符合涂色技術要求(如封閉曲線和細密、繁復等特點)的其實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多。比如,中國大量的線描人物圖,涂出來非常難看。在做‘傳統圖案’的時候,很多圖案本來很喜歡,就是因為難以修改到位,只好放棄。”

  同樣由她編輯的《異獸》主要以傳統經典《山海經》中的神怪形象,吸引“喜愛玄幻、仙俠和網絡游戲的年輕人。”其于去年冬季出版后,第一印5000本售罄,第二印也已銷售過半,但她對《傳統圖案任性涂》的銷量卻仍然擔心。“坦白說,我們推出的時機有點晚了。”

  蹊徑

  取徑中國傳統文化

  涂色書這種舶自西方的圖書形式,如何與中國傳統文化在書籍的物理層面完成融合,并非易事。供職于故宮博物院故宮學研究所的祝勇認為,“點染紫禁城”系列的困難在于“故宮從建筑到文物,各種圖案、裝飾太多,哪些適合轉化為涂色圖案,很難選擇,需要有一種敏銳的目光。”

  更為重要的是,除卻物理因素,涂色書轉向中國傳統文化中汲取養分的背后,其實共享著涂色書熱潮背后中國傳統文化的巨大潛能。

  從社會心理學角度看,涂色書在中國由“減壓”轉向“傳統文化”,完成了西方個人主義文化到東方集體主義思維的歸化。在近年國內圖書市場的“繪本熱”中,中國原創繪本真正站穩腳跟,同樣也是以熊亮和賴馬等訴諸中國傳統文化的作家為代表,讓西方當代的觀念和形式在本土落地。取徑傳統,成為中國消化西方的一種常見方式。

  一端是封閉的個人“減壓”訴求,一端是強大的集體“文化”意識,而連接二者的媒介則是流動的社交空間,這正與熊培云新書《西風東土》中提出的“強國家-弱社會-強個人”的凹型結構暗合。涂色書一時風靡,源于現代社會個體生存境遇和社交媒體的媾和,而曇花一現的危機也藏于此。取徑傳統文化,成為涂色書在中國本土尋找穩定動力的積極嘗試。

  在涂色為傳統文化服務的同時,從文化心理學角度出發,申荷永教授也發現了中國傳統文化賦予涂色書新鮮血液的可能。他提到,中國文化中包含著真正轉化壓力以及滋養心靈的智慧與方法。“如儒家之‘仁義禮智根于心’的身體力行;佛家之‘降伏其心’、‘明心見性’,或慧能法師之‘煩惱即菩提’;如老子之‘道’,道家之善心安愛、返璞歸真,也如莊子‘逍遙游’之培育和轉化。這些都不僅能‘減壓’,而且,能夠將壓力轉化為動力,轉化為創造,轉化為生活的意義。”

  由此說來,以近似虛構的“減壓”引入中國的涂色書,在完成向本土傳統文化轉型的過程中,超越單一形式而容納文化厚度和精神深度后,反而真正有機會實現“涂色減壓”的可能。

  那么,在傳統文化土壤中播下種子的涂色書,能否尋找到別樣生機?也許我們需要一整個春天,才能知曉答案。

  【延伸】

  2015年引進的成人涂色書

  《秘密花園》/喬漢娜·貝斯福/北京聯合出版社/2015年6月

  一切故事都是從這本沒有顏色的圖畫書開始的。英國設計師貝思福的涂色書暢銷世界,以美輪美奐的圖案線條和豐富多變的涂色空間,為讀者打開了顏色的秘境,也創造了圖書銷售的一個神話。

  《煩了就想畫幾筆》/邁克爾·奧馬拉/廣西科學技術出版社/2015年5月

  這本書被公認為世界上第一本真正意義上的成人涂色書,首創“涂色減壓”的概念,書中全部是無意義圖形,把兒童涂色的天真行為與成人的心理空間聯系起來。

  中國傳統文化主題涂色書

  《異獸》/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10月

  九尾狐、飛鼠、應龍……傳統經典《山海經》中的奇禽異獸以黑白線描圖的形式呈現在眼前,任你用想象力為其賦予生命。

  《點染紫禁城》/故宮出版社/2016年4月

  《點染紫禁城》系列共計三本:“器用流光”、“雕梁煥彩”、“衣飾生輝”。

  《一帶一路畫敦煌》/廣西科學技術出版社/2016年4月

  書中所有的線描稿都不是后人臨摹,而是敦煌研究院利用新技術從古董壁畫中直接提取,你動手參與涂色的,是距今1650年的文化歷史。(文/修佳明

責任編輯:華夏文化網

相關新聞
多說
?